欢迎来到高清电影下载站,免费为大家提供好看的高清电影下载地址!

2016最新电影下载 - 电影下载指南 - 欣欣电影QQ群:429054043

当前位置: 高清电影下载 > 明星电影 > 罗伯特德尼罗 > 一九零零下载介绍
一九零零

一九零零

立即下载

画质:高清更新时间:2016-11-08 10:42:19

地区:意大利 上映年代:admin

一九零零剧情介绍

经典高分剧情《一九零零》BD中字1024高清MKV版

一九零零

年代:1976
类型:战争/剧情/历史/爱情
地区:意大利
制作公司:
语言:意大利语
上映日期:1976-08-16 周一
英文:Novecento
别名:1900:新世纪 / 1900
编剧: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 Franco Arcalli
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主演:罗伯特·德尼罗 / 杰拉尔·德帕迪约 / 多米尼克·桑达 / 弗朗切斯卡·贝蒂尼 / 劳拉·贝蒂 / 维纳·布朗 / 斯蒂芬妮娅·卡西尼 / 斯特林·海登 / 阿莉达·瓦莉 / 保罗·布兰卡 / 唐纳德·萨瑟兰
统计:325人订阅
IMDB:(7.6/10 from 13,542 users)
简介:
1901年1月27日,著名作曲家歌剧大师威尔弟去世,这也正是意大利北 部两户家庭产子的同一天。阿弗雷德(罗伯特·德尼罗 Robert De Niro饰),富有的农场主的孙子;奥尔茂(杰拉尔·德帕迪约 Gérard Depardieu饰),贫穷的农户的孙子。两人从小就结下了友谊,然而因为地位阶级与出身经历的不同,注定了两人天壤之别的迥然人生。
  由意大利著名导演贝纳多·贝托鲁奇执导的史诗巨作《一九零零》,以20世纪初期意大利社 会动荡时期为故事背景,时间跨越40年,讲述了阶级矛盾和家族纷争下仇恨和抗争的故事。本片被西方国家视为阶级斗争电影读本,加上电影情节的大胆尺度,影 片被长期禁映。本片演员阵容豪华,巨星云集,包括罗伯特·德尼罗、杰拉德·德帕迪约、唐纳德·萨瑟兰、多米尼克·桑达、伯特·兰开斯特、斯特林·海登、斯 坦芬尼·桑德莱里、劳拉·贝蒂等众多大牌明星。 ©豆瓣

一九零零



网友评论:




马布斯 2011-03-29 14:58:15
   据说贝纳多·贝托鲁奇年少时的梦想本是当个诗人,但有次在看到杀猪的场面时候毅然决定改用影像来记录和感知生命表达自己的理想。由此,世界上多了个影响世界的大导演,少了一个寂寂无名的小诗人。
   有个朋友说喜欢贝托鲁奇的人都是喜欢诗的人,反正他打动我的正是他宛如优美诗作一般的电影。无论是《末代皇帝》《戏梦巴黎》《巴黎最后的探戈》《小活佛》《遮蔽的天空》.......这些几乎都是我的最爱。但《一九零零》却因为进6个小时分钟片长却曾将我我拒之门外多年。
   贝身为诗人的父亲给了他诗人般的浪漫和理想主义,同时又师从于共产主义色彩强烈且革命意志坚定的电影巨匠戈达尔和帕索里尼。所以贝的革命永远是妥协和斗争的暧昧混合体。60年代年轻的贝托鲁尼经历了法国轰轰烈烈“五月风暴”学生运动,一方面是窗外如火如荼的革命运动,而一方面又是他心中的圣地“巴黎电影资料馆”一切都显得那么激情似火却又迷茫无力(戏梦巴黎)。作为意大利共产党员的贝托鲁奇曾经有过一段忏悔式的独白:“我以为自己正经历着革命的年代,其实我是生活在革命之前的年代。对于像我这样的人,只有革命之前。”所以贝绝不可能是个坚定的革命者,但却又正是这种不坚定给了他的电影太多的梦幻,暧昧 疏离和放逐。
  《1900》是一部恢弘的历诗长卷,梦幻般的呈现着自己家乡长达半个世纪的阶级斗争中的爱恨情仇。同时《1900》却不是能让所有无产阶级拍手称快,资产阶级恨之入骨的标准意义的无产阶级者的电影。对资产阶级革命的控诉并不到位,农民和主人的关系始终是那么的暧昧。但这也正是贝托鲁奇的魅力所在,他像我们展现的并非是历史,而是他诗一般的梦中的世界。








果 2012-02-26 16:24:04
第一次接触超级长的电影应该是《美国往事》,将近四个小时的电影毫无拖沓之感。赛尔乔·莱翁拍摄她的时候几近倾家荡产,而当电影在美国公映,由于剪辑,只剩下两个钟头。惨淡的剪辑致使一部伟大的电影收获了非常惨淡的票房,最终,失败的赛尔乔·莱翁再也没有执导过任何一部电影。
这像极了《雨果》中的乔治·梅里耶,都是一代大师,被时光湮没。所幸的是《美国往事》还是没有被掩埋掉,反而越来越受到影迷的喜欢,这和梅里耶的故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1900是我迄今为止看得最长的一部电影,长达五个多小时,我用了一个下午坐在电脑前慢慢看完了第一遍。

爱情与友情,正义与邪恶,理想与现实,欲望和理性,快乐与痛苦,长达八十年的时间跨越,两个宿命一般的人物,爱恨纠葛让人唏嘘感叹。
五个小时,似乎非常漫长,但是其实过得非常的快,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故事骨干非常清晰。最喜欢的是意大利的乡村美景,色彩柔和温暖动情,美轮美奂。
当然中间也会有少许的情色镜头,导演是拍过《巴黎最后的探戈》,所以那些镜头也毫无违和之感,且很好地推动了故事的发展。

最后再让我膜拜一下罗伯特德尼罗,虽然现在你老了,演的都是一些类似于《拜见岳父》这样的超级大烂片,但是还是好感谢你年轻的时候给我们奉献的那些美妙绝伦的电影,《出租车司机》《教父2》《愤怒的公牛》《好家伙》《美国往事》《盗火线》,当然还有这部《1900》,都是你献给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礼物。

想起《一一》里有一句很棒的台词:电影的发明使我们的人生延长了三倍。 因为我们在里面获得了至少两倍不同的人生经验。

很久之前我也写过一首短小的诗歌

如果你给我一张照片
关于你的旅行
清苦,疲倦,却充满激情
我已达到,虽不能亲临

如果你给我一部电影
关于你的爱情
忧伤,磨难,却沉淀在心
我已拥有,虽不能亲近

如果你给我一个故事
关于你的梦想
勇敢,无畏,像只雄鹰
我必惊叹,投射在我的梦境

我的生命短暂无奇
只因有你
才能遇见我所不知的美丽
我的想象原本贫瘠
只因有你
每一簇花开都盛放着意义


嗯,感谢电影带给我们那些美丽的故事。让我们的灵魂短暂逃脱这个喧嚣的世界。








良友大漠 2008-07-30 21:46:43
这张二驱碟存了很久,是从上海慈溪路的小店背回来的,据说,那间小店早已经关门了。
一直不敢看原因,是因为它太长,5个小时,需要欣赏的氛围,需要屏住呼吸的气力。
在解决它的那一刻,兴奋是压抑不住的。
最直接的感受,是导演对日常生活和意识形态,能够以戏剧化的方式表现出来的能力。
这是中国电影一种无法企及的境界。
你会看到,电影和现实的距离,也就是一种艺术形式和现实的距离,这种距离不离不即,不近又不远,恰到好处。
他对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超越,一如印象派对古典主义绘画的超越。影片的笔触深入了人生与现实,但又充满了抽象与想象。
地主的儿子和农民的儿子,即使好到穿一条裤子,但血液与气质以及身份的沟壑永远都无法填平。
他们在无数次地走向相交与理解,但又不得不保持距离。这种距离,不是一般性的阶级不可调合论,不是永远敌我的对立,不是地主阶级每一个毛孔都是沾满鲜血的,尽管你可以看到鲜血,可以看到对立,但对立是一种阐释,它不是空洞而生硬的,是充满诗意的阐释。
紧紧跟随帕索里尼的贝托鲁奇,把帕索里尼将现实戏剧化的能力放置到了最大,而且因为电影技术的进步,它的色彩更加浓厚与鲜明,他沿着帕索里尼提供给他的方法,把每一笔的笔触显现了出来。
尽管无数人都愿意给贝托鲁奇,贴一个性和政治的标签,但必须厘清的是,他的性和政治是怎样一种形式,换一种艺术来考量,犹如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与欧洲现实主义绘画的区别,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主体,那一种形式和方法,才是打动人,感染人,升化人的。
性和政治,都是两种能够提供表现空间的题材,但题材的驾驭与显现,功力不同,手法不同,就会相去千里。
艺术曼妙之处,正是因为不同的艺术家能够带给我们不同的理解和想象。
当红旗飘扬在庄园里的时候,饱受中国意识形态教育和电影教育的我们会说:这也是革命?!
的确,这就是革命,而且是跨越了四十多年的革命史。
在这里不是要鄙薄中国电影,其实在四十年代的中国电影中,同样的题材,比如上海接收,《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以及《还乡日记》就是以不同的方式,在耕耘共同的题材,只不过,我们这种刚刚形成的能够展现电影的多元思索的火花,被人为地熄灭与统一了而已。
如同爱与死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一样,政治与性应该也是电影的永恒主题。
比及前者的抽象,后者更容易具象,也可以分置出更多小范畴与空间,这其实,也是电影的魅力所在。
这部电影,唯一觉得值得商榷的,是对意大利黑手党有些符码化的处理方式,尽管这种表现非常强烈,甚至强烈得让人恶心,但还是给人一种过度之嫌,或许这是我们确实不了解的缘故。








ivorldn 2009-04-17 15:02:08
据说贝尔托鲁奇到现在还是意大利共产党员。虽然五月风暴已经过去快四十年了,此老愤青仍亡资本主义之心不死,三年前还捣持出一个《梦想家》来,宁肯让他的男女主人公在电影和性爱中意淫也不与资本主义文化同流合污。纵观老贝的影片,革命和性是他永远离不开的主题,往往当他来劲时,革命和大历史观就占了上风,比如末代皇帝,随波逐流的人,1900;当他消沉或玩深沉时,性和自恋就成为主题,比如巴黎的最后探戈,梦想家和偷香。1900就是老贝来劲时最高潮的产物,据说老贝在片中汲取了中国农村土改时的许多情节来描写意大利工农革命。影片在很多西方国家理所当然受到了禁演的礼遇,原因是怕触发阶级暴动--这大概是对一位左派导演作品最高的礼赞了吧。
  
  二十世纪的开端,在意大利中部一个古老庄园内,一天有两个孩子同时出生,专横霸道的庄园主的孙子阿尔弗雷德和老佃农的孙子奥尔毛。老庄园主十分高兴,把多年的好酒分给佃农喝庆祝孙子出世。可同样抱上孙子的老佃农列奥却高兴不起来:多一个孩子意味着又添一张嘴吃饭。不管身分差异,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在不停的争吵较量中一起长大。老庄园主在牛棚中自杀,家产被他冷漠贪婪的二儿子阿尔弗雷德的爸爸焦万尼窃取。阿尔弗雷德厌恶这个自私冷漠的家庭,崇拜离家出走周游世界的大伯握大维。不久,唯利是图的焦万尼购置了收割机,将多余的佃农赶走,农民们自发反抗,却敌不过军队的干涉。农场主们只好自己动手收割粮食,老列奥看到这一幕欣慰的闭上眼睛。一战前夕,意大利社会面临变革,奥尔毛离开了家乡到城市闯荡。
  战争过后,奥尔毛从军队回乡,重遇到成为上尉的阿尔弗雷德。也同时与有社会主义思想的小学教师爱米莉一见钟情。阿尔弗雷德在叔叔握大维家遇见一个具有现代思想的法国女孩阿达,深深迷恋上了她。战后意大利社会贫富差距严重,工农革命一触即发。焦万尼雇佣阿基拉,一个心狠手辣狡诈多变的退伍军人做农场主管,店农们又一次面临离开土地四处流浪的危险,他们在奥尔毛爱米莉的组织下反抗庄园主们的剥削,又一次遭到军队镇压。工农们革命意识的觉醒引起地主们的惊恐,他们纷纷支持兴起的法西斯组织镇压工农革命。阿尔弗雷德置身事外,仍与阿达风花雪月,在焦万尼死后继承庄园。可优柔寡断的阿尔弗雷德既无法实现奥尔毛主张的庄园改革,也无法摆脱日益猖獗的阿基拉的法西斯势力在庄园的膨胀。爱米难产而死,留给奥尔毛一个女儿,阿达也逐渐对阿尔弗雷德失望,却对奥尔毛的女儿由衷喜爱,阿尔弗雷德以为两人越轨,对奥尔毛心存瑕疵。从小寄生在庄园里对继承庄园野心勃勃的莱基娜与阿基拉一拍而和,阿基拉靠对农民的血腥镇压和中产阶级的巧取豪夺成为法西斯省党书记,而阿尔弗雷德日益成为他们的傀儡。随着战争的结束,阿基拉对农民的剥削日益疯狂,奥尔毛也被迫出走,阿达最终也离家出走,只剩下阿尔弗雷德孤家寡人,行尸走肉般度日。
  战争结束了,农民再次革命,处死了阿基拉。拿到了武器的农民以为终于翻身作主人了,他们自觉地分了庄园,每个人有了自己的土地。成为共产党领导人的奥尔毛重返家乡,在批斗公审的大会中救出了昔日的地主阿尔弗雷德。当农民们为这半个世纪的斗争胜利庆祝时,新成立的政府派来警察收缴武器,革命最终仍失败了。可革命的火种确在继续相传。
  几十年过去了,奥尔貌和阿尔弗雷德这一对恩恩怨怨的老友都已经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可他们仍像这大半生一样争吵较劲。
与中国以往的那些苦大仇深的阶级题材惯用的手法不同,老贝通过两个出身自不同阶级背景的男人半个世纪友谊为角度,勾画了从二十世纪初到二战结束意大利社会波澜壮阔的史诗画面。老贝一向擅长描写大历史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这一题材,他片中的人物像荷马史诗的希腊英雄一样,最终免不了悲剧的宿命,更像是历史的傀儡。就像末代皇帝中日本人控制下的溥仪,随波逐流的人中卖师求荣的马赛罗和巴黎最后探戈中的对革命心灰意冷的保罗。他们都是追求唯美的精神贵族,出身高贵却无法掩饰对真实生活的胆怯懦弱,虽然他们也对丑恶的现实怀着本能的厌恶,却宁愿让自己置身事外,躲在醉生梦死或温文尔雅的假象中,对邪恶势力纵容甚至助纣为孽。最终他们也只能行尸走肉般独存于世。贝尔托鲁奇正是宣告了这样一个贵族知识阶层的彻底消亡,而代之而起的是真正代表劳动阶级思想的一代新人。
  阿尔弗雷德正是出生于这样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影片从他回忆开始,他出生的那一天正是威尔第去世的同一天,他的爷爷,专横霸道的老庄园主老阿尔弗雷德显得比谁都着急,他甚至让临产的儿媳为家族争气,‘不要让佃户的孩子抢在头顶’(奥尔毛也同一天出世)。他的童年并不能算完美,在餐桌上他也像其他孩子一样反抗过父亲的权威,可惜他不是柯西莫,没有上树坚持他的理想。可有两个人对他的童年影响巨大:祖父老阿尔弗雷德和大伯渥大维。祖父灌输给他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老派贵族作风,而渥大维让他从小就渴望追求一种自由无拘无束的唯美主义精神。这都与他循规蹈矩贪婪自私的父亲焦万尼格格不入。在他与奥尔毛在一战后相遇一起去城里寻欢作乐时,对待一个卖淫的穷苦女孩的态度正揭示了一对朋友对生活不同的看法:奥尔毛同情这个不情愿出卖肉体有羊巅疯的瘦弱女孩;而阿尔弗雷德觉得付钱嫖娼天经地义,对羊巅疯发作的女孩置之不理。随后遇见阿达,他那在渥大维潜移默化的熏陶下对美的崇拜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形象。
他按照爷爷灌输他的那种粗野豪华的贵族作风征服了阿达。当他与阿达疯狂做爱时,几个年老的农民却被法西斯分子活活烧死。老贝正揭示了他的爱情在那个黑暗时代的虚无,同样,当奥尔毛和他的爱人领导农民面对军队镇压时,阿尔弗雷德和阿达渥大维在旅店寻欢作乐。在游泳池里 阿达像高贵的女王让她脚下的阿尔弗雷德发誓:‘永远别变得秃头和大腹便便,永远爱她'。 可惜同样天真的阿达无法想象,即使阿尔弗雷德永远年轻英俊,两人的爱情仍最终笼罩着悲剧色彩。在婚礼上,阿尔弗雷德明知奥尔毛是冤枉的,可仍不敢公开为他朋友辩护,却掩饰真正的凶手阿基拉。渥大维对他失望离开婚礼,阿达也开始意识到阿尔弗雷德的软弱。可她仍然对他抱有幻想,希望借助老友奥尔毛的帮助,改变她的爱人。他甚至比阿尔弗雷德自己更清楚奥尔毛这个好友的重要,她对奥尔毛倾诉她对阿尔弗雷德的情思,‘你是现在阿尔弗雷德唯一真正的朋友’。阿尔弗雷德却无法理解阿达的良苦用心,反倒以为两人偷情,当误会解清,两个朋友开始了他们一生中最平和诚挚的对话。可惜即使在好友和爱人的关注下,阿尔弗雷德仍无法面对黑暗势力采取行动。在阿基拉又一桩罪行下,阿达彻底对阿尔弗雷德失望。当奥尔毛这个改变阿尔弗雷的最后希望出走后,阿达鼓起勇气,离开了法西斯统治下死气沉沉的庄院,也离开了似乎无药可就的阿尔弗雷德。
  当阿达离开时,将她与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面时穿的衣服留给了女仆,因为此时她以明白,阿尔弗雷德喜欢的并不是真正的她,而是他心中自己的影像,就像我们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所追寻的一样,只是幻影。







梦虫睡不醒斯基 2012-01-30 22:37:16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虽然没有被公认为大师级的导演,但他的《1900》同他的《末代皇帝》一样,值得看上许多遍。优美的镜头(特别是那秋日骄阳下金色的田野,和其中许许多多女主角的特写),罗伯特•德尼罗和杰拉尔•德帕迪约精湛的演技,引人入胜的本子,没有留下什么理由不去看这部虽然是长达五个多小时的电影。

看到开头并没有怎么重视这部扯上许多阶级斗争字眼的电影,以为它只是部打上了深深的意识形态的思维简单作品。不过看到最后,却被它深深打动了。这种所谓反映共产主义革命的片子,似乎总是容易走上脑筋单边的道路而变成政治宣讲片;而要有深度一点也只能是做一种对观者相对全方位的、中立的思考的引发,最后就只得如迈克尔•莱德福的《邮差》那样,采取一个诗意的、边缘化的角度来叙述一个私人的故事(有意思的是,迈克尔•莱德福在《邮差》里表现了无产主义革命热情,而他同时也拍了《1984》)。《1900》这方面也处理得不错,颇有独到之处,一个是 “战争双方本是同一群人”的这么一个意象始终在盘旋,再一个就是片尾Olmo对Alfredo的形式化的审判:’The padrone is dead, and Alfredo is a live evidence of the dead padrone’,以及Alfredo最后说的:’The padrone is not dead’(因为只要有人,就会有不平等,就会有padrone)。

影片最美的几个镜头似乎都是女主角Ada出现的时候。在叔父家里,Alfredo第一次遇到了垂着湿漉漉头发的、声音沙哑的Ada。她的脸庞隐在散乱的金发后,出浴后披上的薄纱微微浮动,接过雪茄,几分诱惑几分神秘。镜头在点火的一瞬间拂开了她脸上的长发,幻成了金黄的阳光,Alfredo同观众一起第一次看见了Ada天使般精致的面容,在一片金色中熠熠生辉。那一刻起,似乎就注定了她会成为Alfredo生命中代表善的天使。Ada是个奇怪的人;对于她而言,不存在融入这个世界,只有她自己的世界与这个世界的碰撞。Ada、 Alfredo和他的叔父吸食海伦因的那一幕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他们在仍然是金色的阳光中狂喜地舞蹈着,观众几乎都会自然地想到波德莱尔的《人造天堂》;然而对于Alfredo而言,这不是那幻觉的天堂,这是Ada,是Ada给他的天堂,然而美得如同幻觉;当后来这一片天堂在时光中慢慢分崩离析是,观众才会和我们的男主人公一同心碎。就在Ada的新婚当日,她骑着白马独自奔入了森林,被Olmo的网网住了,Olmo说,’This is for the bride, you’re the first and the last’。Olmo牵着马,Ada端坐着,那匹马在浓雾的森林里似乎成了纯净的独角兽。往后的日子里,Alfredo一直是’as weak as a jelly fish’,被动地做着他这个位置该做的事情。他与Ada之间隔着一个世界,尽管我相信他至死还爱着她,他对恶的容忍和Ada对恶的憎恨拉大了他们的距离;当他终于辞退了自己那内心和外衣一样黑的法西斯手下时,一切都晚了:Alfredo孩子似地兴冲冲跑回家发现Ada已奔向自由,而那个法西斯小头目已有了自己的人手完全脱离了Alfredo的掌控。Alfredo和Olmo本是一起长大的,一起把头埋到土里,一起挖个洞’screw the earth’,脱了裤子相互比较着小弟弟。然而冥冥中自有命定,最后苍老的Alfredo与Olmo似有张承志《西省暗杀考》中那种个人在历史洪流中的苍凉。

结局是我最为喜欢的。批斗中的Alfredo爬起来看见Olmo第一句话是,你走那天我去躺在火车下面了,我也做到了,那个’fallow the leader’的游戏;Olmo象征性地杀死了padrone(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十年浩劫,如果我们也这样该多好);“人民”的枪依然被“人民”收走,大伙拖着红旗狂奔似乎是在做最后孱弱的狂欢,让自己确信自己胜利了。小男孩对枪的坚持换来了“人民军队”的一记耳光,Alfredo告诉Olmo,the padrone is not dead,永远不会。只是换了人罢了。年过半百的Alfredo赌气似地走了,Olmo跑过去和他拉扯来拉扯去,像是两个吵架了又不好意思道歉的小孩子;镜头慢慢地拉远,那个才开完批斗会的广场上空荡荡地只剩两个身影,和远处的轻轻回荡犬吠交织;然后镜头跨越了几十年,耄耋之年的这一对伙伴仍然在儿时的路上拉扯着,回顾着儿时的游戏。Alfredo再次玩起了卧轨,不过这次,他是把头放在了铁轨上。观众这时才明白,原来Olmo是在阻止他自杀。不过拗不过Alfredo后,Olmo坐在一旁笑了,没有牙齿的笑容,似乎在说,原来你也敢啦。他们都已不惑,只剩下了豁达,反正都将于不久离开人世,人世间的恩怨也将一笔勾销;政治的车轮滚过了,生活还得继续,你回到了你自己,依然是两个一起’screw the earth’的小屁孩。

看完才知道这部电影是78年拍的,若是不说,我可能会以为是两千年后拍的,顿时更起敬意。

再有,本片较为大胆,不适合家庭观看。

 


    • 电影问答
    请手动复制下载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