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高清电影下载站,免费为大家提供好看的高清电影下载地址!

2016最新电影下载 - 电影下载指南 - 欣欣电影QQ群:429054043

当前位置: 高清电影下载 > 电影 > 灾难片 > 唐山大地震下载介绍
唐山大地震

唐山大地震

立即下载

画质:高清更新时间:2016-11-23 11:53:15

地区:中国 上映年代:admin

唐山大地震剧情介绍

唐山大地震

导演冯小刚
编剧思芜
主演徐帆 / 张静初 / 李晨 / 陈道明 / 张子枫 / 张家骏 / 王子文 / 陈瑾 / 陆毅 / 张国强 / 杨立新 / 吕中 / 咏梅 / 刘莉莉 / 马秋子
类型: 剧情 / 家庭 / 历史 / 灾难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香港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唐山话
上映日期: 2010-07-22
片长: 139分钟
又名: 余震 / Aftershock

剧情介绍:

  1976年7月27日夜,唐山地区爆发7.8级强烈地震,房屋倒塌,灾民无数。面对即将坍塌的危楼,丈夫方大强(张国强 饰)和妻子李元妮(徐帆 饰)都要去救被困的龙凤胎儿女方登(张子枫 饰)、方达(张家骏 饰)。危急时刻,方大强拦住了妻子,冲进去营救时不幸罹难。李元妮在震后发现,一双儿女被困在一块水泥板两端,若要营救,必然牺牲一方。情急之下,她做出了艰难选择——救弟弟。此事成为方登心中难以磨灭的隐痛。后来,她被军人王德清(陈道明 饰)夫妇收养。高考后,方登(张静初 饰)进入杭州医学院学习,并与研究生师兄杨志(陆毅 饰)产生了感情……方达被救却断了胳膊,李元妮以无私的母爱抚养他成人。成年后的方达(李晨 饰)去杭州闯荡,娶了媳妇小河(王子文 饰),并干出了一番事业。32年后,这家人的命运却因为5·12汶川地震再次发生了交叠……



网友评论:

 
莫小巧 2010-07-25 12:13:29 
姥姥说,姥爷说,妈妈说
 
——评电影《唐山大地震》
 
 
 
“那天特别热。入伏以来没那么热过。热得邪乎。”——我姥爷说。
 
“半夜两点多,总算睡着了。地光特别亮,当时我还跟你姥姥说:‘妈,开灯干啥呀?’你姥姥说了句‘地震了’,抱着我就往床底下钻。这时候就已经都(塌)下来了。”——我妈妈说。
 
“地声跟打雷似的,比打雷响。我还想:咋下这么大雨呢?”——我姥姥说。
 
“整一面墙把我拍在下面了。”——我姥爷说。
 
“根本来不及跑。几秒钟的事儿。”——我妈妈说。
 
“床边儿不是有角铁吗?断了,又把我大腿根卡住了。动不了了。我就只能抱着你妈。一块砖头就砸我脑袋上了。当时就是个大窟窿。你看,现在还有疤呢吧。”——我姥姥说。
 
“我琢磨着我肯定没希望了。跟你妈、你姥姥喊:别管我了!”——我姥爷说。
 
“当时(地上的东西)一蹦多老高。咱家的屋顶整个甩到隔壁去了,我跟你姥姥抬头能看见天。是,嗯,天是露着的,万幸。都塌完了之后,周围一点儿声儿没有。静着呢。”——我妈妈说。
 
“后来又震,角铁越卡越紧。你姥爷更动不了,整个都压下头了。后来幸亏邻居把你姥爷挖出来了。”——我姥姥说。
 
“几乎每家都死人了。就当时咱们住的那条街,家家都死人了。隔壁一家子都砸死了。当时我还听见隔壁的姑娘喊:‘妈,救我!妈,救我!’后来就没声儿了。”——我姥姥说。
 
 “担架?哪儿用担架啊!死人都流汤了,装在死尸袋里,用叉子一插,就往装死尸的大卡车上一扔——”——我姥爷说。
 
“那是24万人啊。出来之后根本不知道害怕,地上都是死尸,大夏天的,全都烂了、臭了。人人在尸体上迈着走。你知道在尸体上迈着走是啥感觉吗?”——我妈妈说。
 
“从飞机上往下扔面包。摔在地上哪儿还有整的,都碎了。还有外地的人给烙的饼。饼在飞机上捂得都发毛了。人家地震还给发水喝,我们那时候哪有人给你水喝?刚开始都是喝地沟里的水。后来有人分水了,得抢,使劲抢,晚了就没有了。”——我姥姥说。
 
 
 
那年我妈十岁,姥姥、姥爷正当年。
 
 
 
记事以来,他们在各种场合给我讲上面的故事——这些是我亲耳听到的。
 
每年清明、7·28,全唐山市都是烧纸的烟味儿,呛人。路口一堆一堆烦躁不安地跳跃着的火苗。从路的尽头望去,路的两边是无数闪动的光点。年年如此,年年如此。——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从记事开始,几乎每年都有一两次小地震,最严重的一次,我面前的水杯晃出去了半杯水。——这是我亲身经历的。
 
 
 
唐山人多数活得安逸、踏实,因为他们都死过一次了。
 
 
 
观影诸君,你们看的是电影,而我们唐山人看的是自己的过去。
 
那天,我姥姥唯一的儿子,我妈妈唯一的哥哥,我唯一的亲舅舅——我的从没见过面的舅舅——没有住在家里,他就那样永远睡在了他同学的家里,没有再醒过来。
 
只有一次,我姥姥在谈到舅舅的时候流了泪,然而她最后还是擦干了眼泪,盯着地面,跟我说:嗨,都这么多年了。
 
一位唐山的老者亲口这样跟我说过:姑娘啊,死的人死了,活的人就得使劲儿活着。
 
 
 
有人说:我旁边的人看到一开始蜻蜓出来的时候就开始哭了。
 
我想问:他为什么不可以哭?这为什么可以被你用讽刺的语气说出?
 
那些慌乱奔逃的蜻蜓知道将发生什么,可是那些无辜的人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中的许多人,就这样如往常一样躺下陷入酣睡,可是再也没能看到第二天的阳光。
 
 
 
这是关于生命和死亡的命题。
 
 
 
 
 
我7月23日在唐山市新华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
 
在那个大厅我曾经看过无数场电影,然而——我用性命担保——没有一场,观众会比看这一场的时候更安静。
 
我始终忘不了在过道里那些一直默默扶着轮椅扶手的截瘫病人,他们特意过来看这部电影,在这大厅里,他们显得分外苍老、沉默。
 
 
 
姥姥、姥爷、妈妈都说:“这电影我不看。我看不了。”
 
是的,他们看不了,因为太痛。
 
 
 
当我看到片头的特效时,姥姥姥爷和妈妈曾经讲过的所有的镜头都在我脑子里迅速复原归位——房子怎样坍塌、城市怎样在转瞬间夷为平地、无数生命如何无知无觉就失去了生命。在安坐在椅子上之前,我曾经试图用唐山人的目光来感动,用影评人的目光来吹毛求疵——然而从头到尾我的情绪都没有从电影中出来。我找不到任何方法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难受。
 
 
 
观影后,我又回头梳理了电影的剧情,发现它确实有些失真和烂俗,张静初最后在墓地不断重复嘶吼“对不起”的那一段也有些过火。但我还是发自内心地爱着这部写唐山的电影。
 
唐山不是“魔都”也不是“帝都”,她只有那么一丁点大,她的每一个角落都被唐山人深深熟悉。我们在电影屏幕上看到百货大楼和南湖时的情感,永远不可能和北京人看到中关村或者天安门时相同。
 
 
 
 
 
如果我的一生中只能有一部影片,是我不能从其中跳出来冷静客观地列举着一二三四的,那么只能是这一部——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因为我是唐山人。
 
 
 
 
 
 
 
 
 
----------------------
 
2010-07-27 14:28:25
想补充几个信息:
一、电影由唐山市现任总书记赵勇担任总策划,冯作为商业片导演只是接下这一拍摄任务,将剑南春等植入式广告引入是后话,我觉得批判冯及其制作班底“用唐山人的痛苦卖钱”的说法可能忽略了这一事实。
二、电影根据小说《余震》改编,元文本故事就是如此,非剧组单方面杜撰,因此强烈批判电影故事方面欠妥的评论我个人认为方向失之偏颇,批评该片改编不合理或者剧本欠修饰方面的失当较为合适。
三、话题本身敏感,观点各不相同。我写这篇影评只是将我作为一个没有亲身经历那场大灾难的唐山人的真实感受,以及出生以来的所见所闻写出来,给的5颗星并不针对电影本身,而是针对我对唐山的情感。而且这篇文章是情感型而非技术型影评的性质应该不难判别。本来不想给影片评星,但是豆瓣发布影评必须评星,所以作为一名唐山人,我给了5星。这一点是给批判我“认为这电影满足了情感,就全盘承认这电影各个方面都好”的各位影评人和网友一个解释。
四、我本身只是作为一个唐山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不能代表全部唐山人的想法。我热爱这电影,但并未说过认为这部电影十全十美。在此,这一点也特意作出解释。
 
 
 
 
 
 
木卫二 2010-07-15 16:00:08 
按照朋友的说法,《非诚勿扰》是一部里程碑式的商业电影,它可以做到不需要导演、仅凭几个段子就能拼凑出一部电影,植入广告无孔不入,生怕别人不知道。也正是这种信手拈来的成功带给冯小刚莫大满足,《唐山大地震》要拿五亿票房自然不是话题炒作,熟悉冯小刚的人都知道他敢喊这话。
 
只作单纯比较的话,《唐山大地震》比《非诚勿扰》确实有进步,冯小刚成功地回到了导演的位置——可惜是个黄金八点档的电视剧导演。我的情感能接受这部电影,但我的理性不能,它其实不怎么好。再后退一步讲,《唐山大地震》终究是一部平庸的商业电影,手法平平无奇,不存在闪光亮点。可即便如此,《唐山大地震》依然能够如愿以偿,升级为一部里程碑式的主旋律电影。倒不是说冯小刚有故意的投机取巧,而是电影要讲的意思跟主旋律电影不谋而合,感谢解放军之前要先感谢国家。
 
时至今日,当评价一部电影是“把故事讲好”和“不哭不是人”之类的标准时,我们就知道中国电影其实已经病入膏肓了。讲好一个故事是起码的基本原则,能让观众哭否和电影的好坏完全是两码事。如果光追求这两件事的《唐山大地震》被捧上天,进而堆造出五亿票房,那这个市场确实有些恐怖,所有人只能愿赌服输。
 
影片的开场部分还可以,地震毕竟不是拉锯战,猛烈袭来又无情离去,留下了无数尸体和遍地废墟。光从看点来分析,《唐山大地震》下重金去打造的地震场面是电影的精华,IMAX巨幕同步发行看的也就这么十来分钟。如果对比《超强台风》之流的山寨特技场面,那受益于外来团队的《唐山大地震》还凑合,可实质上还是袭人故智,又一组视觉特效的流水作业。其余一个半小时,这部电影放在十寸上网本上观看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由于地震的短暂,《唐山大地震》把讲述中心放在了内心的余震上,一个拆散开来的家庭和几个阴影未退的亲人。试图以小见大,这个想法也没错,然而冯小刚所呈现出来的效果实在一般,他就是不停试图要打动你。当年哥能让你笑,这回要让你们哭。惨不忍睹的地震现场,步步紧追的生离死别,片中人物时不时会落泪,进而希望观众也跟着落泪。
 
电影有个不错的头,后来小孩开始长大就自乱阵脚,一会下海发了财,一会女儿生小孩,太过仓促。盘算下来,笑场的次数还真不少,至少可以跟植入广告们打个平手。最需要点睛一笔的高潮部分,影片卯足了劲要煽情,可徐帆的一跪和张静初的对不起都没能镇住场,情绪酝酿实在不够。如果说中国人懂中国人,天灾无情人有情,那么冯小刚的亲情牌打对了,可他打对牌就能赢取一切么?事实并非如此。这帮人想的也没错,渴望被感动的人们实在太多了,可惜里面真的没有我。【凤凰网】
 
 
 
 
 
 
李承鹏 2010-07-29 18:05:38 
有人批评冯小刚在撕一个民族的伤疤。不带这么表扬他的,这么多年来国家机器和知识份子一直在帮助电影界捂伤疤,撕伤疤这样的善举至今我还没在公开院线里看到,说冯小刚撕伤疤,是在揭发审查部门把关不力。
 
以中国电影严厉的审查机制,冯小刚没胆也没能力揭伤疤,揭了,冯小刚迅速就会成为敏感词,敏感词电影势必将转成地下电影。曾经一些青葱年华的导演也想揭伤疤的,撕着撕着却变成创可贴,比如拍出过霸王别姬的陈凯歌,还比如拍过活着的张艺谋,他曾活着,但已经死了,转弯灯都不打就迅速掉头成为世上第二好的团体操导演(第一好在朝鲜),那都不是创可贴而是贴心小棉袄。还有人说看大地震会让灾区人民二次受伤,可在《新闻联播》和《感动中国》里灾难一直是当成英雄事迹来报道,要伤,早二千次受伤,还在乎多一部电影?对于一个拍市民喜剧起家的导演,你要让他成为斯皮尔伯格或者反战独立导演,就矫情了,冯小刚注定成不了思想家、寓言家,这块土地上也永远产生不了思想家寓言家,他拍喜剧是给人民挠个痒痒,拍悲剧是刮个痧,这个俗人早就想好了的,也是这么做的。
 
大地震在电影上是可以批评的,有些毛病比如剧本就写得有些像电视剧纲要,中间部份都写断掉了。可上纲上线就没意思,他要是像有个导演那些企图把王家岭矿难拍出一部《八天八夜》来,那才叫发国难财,才是用眼泪绑架观众。这年头谁绑架谁,其实是楼市绑架了股市,股市绑架了菜市,菜市绑架了房事,房事绑架了车市,官员绑架了人民,人民反绑架人民……这是一个在各个领域互相绑架的国度,大家叫它为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就是这样。
 
半年前看完阿凡达首映,我写过阿凡达是钉子户的伟大教材,我说中国电影技术上落后好莱坞五十年,人性上落后五千年,现在仍坚持这种判断,不管冯小刚是否拍了李元妮跟方登之间的亲情,因为包括辛德勒名单在内的(虽然它们都是万恶的资产阶级电影)宣布的是弱势向强权的挑战,而我们的无产阶级电影是弱势跟更弱势之间的纠结,前一种挑战其实成就的是信仰,后一份纠结到最后就修炼成磨叽了。没办法,中国几千年艺术史就是磨叽史,不敢直书帝王家事,藏着掖着还夸它是“春秋笔法”,没一幅直面社会现实的名画,画些云山雾绕的还说其实那是“写意”,写着写着发现逻辑狗屁不通断点太多,最后大家定义这就是“留白”……春秋、写意、留白,影响了我们几千年,指导我们永往直前,我们都这样,包括冯小刚。
 
没一些写手肉麻吹捧的那么好,可我还是想说大地震是可以一看的,因为它比别的更好,这里的人民不敢动,这里的人民可以感动,哪怕完事之后你觉得这其实是瞎鸡毛动,我们就剩下这点暖意可以动一动,这就是这个国家的电影基础,跟我们的文学基础音乐基础是一样的。我觉得冯小刚有个地方是不错的,那就是他更多是拍现在而不是古代,你看最近的导演越拍越古装了,无极是哪个年代的,黄金甲和三枪是哪个年代的,赵氏孤儿是哪个年代的,三国、红楼,最近的也是南京和梅兰芳……大家都在装,而且不准现在装,得古装,这样很安全,可以过审,下一步只得拍元谋人河姆渡起源的电影了。我接触过很多导演很多公司,他们把酒言欢还对此自鸣得意,觉得自己政治上很成熟,把握尺度很老到,这其实是一个国家影视创作力的悲剧。
 
至少冯小刚还可以偷摸弄点现实主义的,从亲情杀出个偏方,从很多知识份子觉得这当然不带劲,可你想让冯小刚怎么着,历史原因,让他直接拍汶川大地震死亡学生或者王家岭矿难死亡者名单吗,那他,一会儿就先于A未未之前就挂了,他的名单都不见诸于报端,还弄个鸟的辛德勒名单,中国是不准拍名单的,因为那份名单就活脱脱是一份民族命运的账单,谁都不敢轻易在自己的任期内开禁,埋单。中国很多的事,留给时间解决。
 
汶川的事太近,不能说得太细,1976年的事情我还记得一件:那年我还很小,有天成都打金街上来了一个黑墩墩的小孩,十四五岁左右,他是专门打蜂窝煤的,就是把街坊家的煤渣子用一种铁模子打出成型的蜂窝煤,在那年代这是居家节约的好办法,很吃香。这小孩煤打得很结实,但不收钱,饭管饱就行,饭量奇大,一顿可吃五碗。我们不知其名就叫他五碗,街上常响起“五碗,打几个蜂窝煤”,就见他拎着煤模子跑去了,他吃饭的速度超过打煤的速度,有些像直接把一碗碗饭搁到胃里。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孤儿,前年全家跟着姐姐嫁去唐山,因为唐山当时的工资较高,后来碰上地震全死光光了,就剩他跑回广元老家,可老家遇大饥荒,都吃一种白色的泥巴叫观音土,五碗说,那土吃了就是肚子胀,想放屁又放不出来,乡里很多人就拉不出屎来死了。
 
五碗说起这事从来都笑眯眯的,看不出一点悲伤,他继续打煤,继续快速吃饭,他对生活很满意,对新住所的避风程度也很满意(那是街边一根空置的下水道管子)。他大概在打金街工作了两个月,后来就被抓走了,因为有天凌晨运送战备物资的军车经过这条街,掉了一些罐头,他从睡梦中惊来,很高兴地捡,被一枪托砸翻,带走。
 
本来他也没事,可后来遇上“严打”(这称呼当年就有),为了凑人数,就以抢劫军车名目把他算上,就崩了。这也是一个地震的孤儿,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吃饭,为了一个罐头,就这么交待了。当时执行枪决是要先在解放牌卡车上游街的,我见过他混在其他一些犯人中间站在卡车车厢上,鼻涕拖得好长,晶莹且不断线,还在笑,那笑容绝对真诚和幸福。可能是执行前吃了顿罐头饭。
 
这些是不能拍成电影的。因为这是真正的悲剧。
 
关于悲剧的悲剧是,即使这样拍出来,最不满意的不是有关部门,而是人民,因为这太像他们的生活了,他们是来看电影的而不是来看自己的,你理解吗,人民是花了币的。所以要拍的话,只能是五碗长大了,还办了属于自己的蜂窝煤加工厂,有一天在出门讨欠款时,发现客户的妻子正是自己的姐姐,而客户可能还是当初开军车的司机,天哪,亲亲的姐姐其实是没死的,她活得还好,只是多了一些皱纹,姐弟倾述着离别三十年来的衷肠……
 
看到这里,就知道冯小刚能说些人话就是中国电影的奇迹了,何况他还有2可以逗大家继续乐。在中国名导中我是最认可冯小刚的,因为中国电影的现实是:不可以有曼德拉,只可以有杜拉拉,看上去很杜拉斯,其实暗藏着杜蕾斯。
 
地震,我们不震,此为坚强;地不震,我们自个震。此为感动。青蛙频频出动,专家屡屡辟谣,由此看出,中国没有震不震,只有朕不朕。
 
 
 
 
 
 
 
 
老末 2010-07-24 01:07:17 
关键的问题在于,看过这个戏之后,你会忘了真正的“唐山大地震”。忘了官方数字下的24万人的罹难。忘了有关地震是否曾经被预测的种种是是非非。忘了我们曾经不顾一切的拒绝任何来自国外的援助。忘了这事儿发生在1976年。电影虽名为“唐山大地震”,但实际上唐山和大地震这两个背景都被严重虚化,剩下的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家庭——一开始他们家的房子塌了,然后他们家妻离子散,后来他们家又破镜重圆。他们甚至连邻居都没有。。。。我们说一场大地震给人们内心带来的影响绝不仅仅限于骨肉亲人的死去,而是你发现你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居然能够瞬间崩塌。由此这种深切的不安会伴随终生。黑泽明在回顾关东大地震时,将之形容为一个人间的地狱。所以你看他拍《梦》的时候会表现一个极端残酷的末日场景,那个场景当中没有谁会是主角——怎么能还有谁是主角呢?李元妮是谁呀?趴在那儿衣不遮体、撕肝裂肺的那个吗?你放眼一看,我操!一百万人都那样!你怎么还能对准了一个人在那儿猛拍呢?就是因为她是你的电影的主角?
 
这个电影预告片里最后打出一行字幕:亲人永远是亲人。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不是亲人就永远不是亲人?好吧,那我们是谁呢?跟你们家那些事儿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们家也死了人,死的还比你们家多得多,却只能在一个以赚钱为目的的情节剧中充当背景,做那个可以被人随意摆弄随意丢弃的活道具。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这儿陪你一起玩?就因为你给了我一百元,或者我给了你一百元吗?那对不起了,我只能说,多这一百元我不会富,少这一百元我也不会穷,咱们还是拜拜吧。
 
我们没有办法按照一个商业片的标准来衡量这样一个电影。第一,这压根儿不是一个商业片的路子,有谁会这么搞吗?震五分钟,然后拖拖拉拉再腻歪两个小时?第二,这样的题材你搞成一个纯商业片你还真好意思?你们自己对此是毫无责任感,反过来却还要对观众进行道德绑架。这算什么?便宜都让你们占了,我们这些当背景的、做道具的、成了分母的人连不哭都不行了?或者说,我们连“被哭泣”之后腻歪一下都不行了?就被算成是“砍小孩儿”的?那我倒要问问,你们算什么?砍了小孩以后血淋淋拉出来讨钱的?
 
冯小刚身上的戾气很重。他极不耐烦,他觉得自己特会拍电影,却不得不跟一群一点都不会拍电影的人搅合在一起。真无聊。他幻想了人民群众对他的衷心拥戴,他觉得自己跟那些人冥冥之中存在一个完美的沟通渠道。嗯。。也许这一切只能由那具如今仍躺在广场上做栩栩如生状的尸体来解释了。他当年在城楼上挥手,面对人山人海,胸中气象万千的同时,也不免会有些疲劳。一个声音在他心里说,唉!他们懂什么。。。。
 
在电影里,我们也看到了对这个人的膜拜。却不是在唐山,而是在部队大院里面。冯小刚说,这是王中军的主意:因为他对那个时候场面的印象太深刻了!王中军是部队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他当然参与到了那场举国匍匐的哀悼之中。可是他是否知道,在那一天的唐山,距离大地震发生将近三个月之后,在腐尸瓦砾之中,一直被迫处于坚强状态的人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可以纵情痛哭的时刻。他妈的!泪飞顿作倾盆雨!
 
可惜,冯导不去拍,却要拍王总的感受。。。哦,对了,亲人啊!你们知道谁是冯导的亲人了吧!
 
另一个细节:筹备剧本的时候,冯小刚找到刘震云,请他写大地震的剧本。刘震云说没时间。又找到刘恒,刘恒说现在憋着写地震的人挺多,咱们就别凑这热闹了。
 
牛逼啊!原来这“二刘”也是能“砍小孩儿”的主儿。
 
我们不易理解的情况之一是,既然前面有了《手机》和《集结号》这样优秀的作品,为何到了《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水准会如此之一落千丈?冯小刚对于王朔刘震云刘恒这些作家的依赖可见一斑。没了这些给他掌舵,他这艘船就指不定开哪儿去了。
 
然后,我们就看到一个连“平行叙事”都不过关的剧本。同胞姐弟俩,三条叙事线,十年一轮回,都不知道怎么搭着写。张静初怎么就长大了?怎么就怀孕了?怎么就出国了?怎么就嫁了一个大自己十多岁的老外了?李晨为什么不考大学?干嘛非得离家出走?为什么娶那样一个媳妇儿?蹬三轮就能蹬成了大老板?徐帆。。。。为谁守身如玉呢?都够立一块贞节牌坊了。一辈子不搬家。。。。哪儿还有家嗯?80年代初的时候一半唐山人还住地震棚呢。原来的地方改成了百货大楼,那你最好就到百货大楼当售货员去,顺便还能多来一些植入广告。母女重逢干嘛非给女儿跪下?女儿没死啊!应该高兴啊!一辈子的罪这还不了?她活着呢!乐疯了呀!要是我恨不得高兴地把房子烧了。腻腻歪歪磨磨唧唧,大家知道为什么有“那山 那人 那狗”这样不着调的话了吗?
 
徐帆的表演好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好的表演百看不厌,可我不知道谁会愿意看她撕肝裂肺的哭三遍以上。我一遍都受不了,这种表演完全是生理性的。影后级别?算了吧,别吹牛逼了。徐帆这台收音机,频率特窄,只能收俩台——一个j交通台一个文艺台。你就来回拧吧,都挺正经八百的,可听来听去就剩下一个字:“假”!
 
哦,说了这么多,我自己才明白,原来我们就是因为这些才被认为是“砍小孩儿”的。
 
好吧,我就砍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地震》前面三十分钟,地震场面大概在十分钟左右,震后方登被陈道明夫妇收养直至毛逝世约十五分钟。前面大约只有五分钟左右来交待徐帆一家人的关系。我记得的只有吹了吹电风扇,吃了个西红柿。这真的不够啊!就算亲人永远是亲人,可是电影里头观众需要把这几个人在内心里面缝合到一起。更深层次上,观众还需要将自身投射的银幕上,使得自己也成为那个家庭中的一员。五分钟怎么够?所以说,李元妮一家的家庭关系完全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所以后面几十年的亲情苦戏,只能靠硬煽了。 
   
  地震场面不到十分钟,除去震前的天空紫光闪现等等环节,真正的地震场面大概只有四分多钟,我并非要多看一些房倒屋塌的镜头,可关键在于,之后人们内心中的地震该如何表现。比如张静初,在有限的空间之内,如何来表现她内心中那片始终扫不尽的瓦砾?这个电影真的不适合用顺序时间的方式来表现。陈国富曾建议,大量使用倒叙和插叙的方式,却被冯小刚回绝。也是,冯小刚的电影从来都是按照时间线老老实实从头到尾。还是那句话,频率窄。 
   
  对这个电影我曾经给予厚望。或者说,对冯小刚我曾经寄予厚望。因为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再像他那样认认真真讲故事了。大家可以看看贾樟柯在搞什么,用九十分钟的电影玩儿几个观念,没时间去拍纪录片就请明星来演伪纪录片。他的想法很好,观念也犀利到位,可是没有耐心了,觉得没必要再讲一个足够复杂的故事了。冯小刚一直还好,《手机》、《集结号》、《非诚勿扰》都很好,很舒服。尤其是《集结号》,坟前的那场戏很厉害。我觉得一个人可以这样在一个商业片里这么用力,这么掏心窝子。他用这种态度去一部接一部的做吧,一定都会是很好的作品。 
   
  《大地震》,冯小刚也是竭尽全力,可惜没有任何一场戏能够承载他的力气。他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包工头,他能够把几位作家的作品尽可能贴切的表现。他几乎是一个没有多少独立见解的人,他所能够接受的东西也很少很单调——频率同样窄。而且,随着事业的进一步成功,他越发相信自己的选择。那些他认为不值得关心的东西,一概不再关心。 
 
    说到剧本,我刚看了报道需要澄清一下,原作剧本中有很多方登方达姐弟俩在分别成长的过程中心灵感应的戏。两条线索互相照应。所以我说剧本连基本的平行蒙太奇都不合格是不准确的。不过,这些互相照应的戏在成片当中均被删除,所以才造成了两个孩子不挨边,各自成长的线索七零八落的事实状况,这一点身为导演的冯小刚要负全部责任。
   
  我们的可悲之处是,我们甚至只有一个冯小刚。 
   
  我们不得不对这样一个人寄予厚望。当他让我们失望之后,就无法转移自己的情绪。所以只能按着他死骂。 
   
  
   
  不过说句公道话,抛开大地震不谈,冯导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我喜欢商业片,但商业片一定要努力做的很纯正才对得起观众。
 
    几个月之前,我看到大地震的剧情梗概就跟老杜讲,这片子过五亿没问题。那个判断是基于《集结号》和《非诚勿扰》。现在我仍然相信它很可能要取得五亿以上的票房,但对于我而言,这事儿已经变味了,我只是想,如果冯导遂愿,他就不单是在透支自己的信用了。更重要的是,他可能就此完全失去了,通过电影来找到自己人生定位的机会——他最终会变得不爱电影了,而只爱电影给他带来的那些实际的东西。 
   
  其实我也不想对冯导的电影提出过分苛刻的要求。怪只能怪我们能够寄予希望的导演实在太少。某几位,直接可以被划入“戏曲片导演”的范围了,戏还都不怎么雅。 
   
  他们的这篇也许真的该翻过去了。 
   
  李鸿章说好,一代人干一代人的事儿。 
   
  干完了就退休吧。再拖下去,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了。何苦,累得一脸花。 
 
 
 
 
 
 
 
 
 
 
 
 
 
 
图宾根木匠 2010-07-22 11:56:21 
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970年代,苏联正处于勃列日涅夫治下最保守、最封闭、最僵化的凝滞时期,文化事业特别是电影业遭到了修正主义当局严苛的管制,如何通过审查便成为苏联导演们最为关心的事情,而必杀技则是在影片中加入催泪桥段并请到勃列日涅夫亲自过堂审看。勃氏这人,虽极权在握但感情外露哭点极低,稍加煽乎便会泪如雨下——一旦总书记挤出几滴浑浊的老泪,谁还敢让此片不通过?于是乎,“勃列日涅夫同志哭了”便成为斯时苏联导演们压箱底的速效救心丸。
 
《唐山大地震》看完就想起了这个典故,华谊兄弟的宣传策略相当对路,对此片主攻两大看点:一是号称撼天动地的特效场面,为此还拉来了IMAX垫背;二就是据称充斥在影片中的哭点。发哥替《孔子》站台时说“不哭不是人”,这回冯小钢炮则直接把不被《唐山大地震》感动的人与血洗幼儿园的连环杀人犯做了类比——当然,电影处于宣传期,相关主创就好比野兽处于发情期,没事找抽才能上新闻头条,电影就是一锤子买卖,吸引眼球是当下第一要务。
 
哭了吗?估计砍幼儿园的家伙也会看哭,这是人之常情,孟亚圣说人有五心,这“恻隐之心”要能修炼没,那是灭绝师太的级别——这种人估计也不会掏钱去电影院。《唐山大地震》根本不是类型片意义上的灾难片,无论跟史实改编的《泰坦尼克》还是幻想意淫的《2012》比起来,《唐山大地震》都只是隔靴搔痒,类型片意义上的灾难片一定是孤胆英雄拯救大众的模式(好莱坞就这样一次次的拯救了全人类),《唐山大地震》倒是彻底阉割了高、大、全的银幕英雄,放在现今的国产片谱系里,不能不说是冯导的一步妙招(参看《惊天动地》)。
 
原著小说本来就是写地震之后的《余震》,影片的主体内容和英文片名都符合这一叙事主干,但是原著中锁定生还女儿心灵废墟的叙事重心被巧妙的转移到了苦大仇深的母亲身上。徐帆饰演的母亲遭受到了夫死女丧的人伦惨剧,还背负着谋害亲女的沉重心理负担,一背就背过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却也符合中国民众的心理认同。其实《唐山大地震》无形中勾连起了中国电影史中最悠远的通俗剧传统——从《孤儿救祖记》开始,“家族变故+伦理救赎”的套路就横亘在中国电影人的创作意识(归根结底是中国观众的接受心理)中,再辅以些许电影作为大众娱乐消费品本就必须带有的感官触动,第一代导演郑正秋所总结的“在营业主义上加一点良心”正是此种创作套路的不二法门,《唐山大地震》无非是契合了这一深层的国人文化心理,并在视觉规模上将其发展壮大而已。
 
所以,不要期望在《唐山大地震》中看到一部荡气回肠的国人心灵史,新时期以来翻天覆地的社会变化也只是聊胜于无的故事背景点缀(但对于植入性广告来说这点至关重要)。徐帆饰演的母亲苦熬了三十二年,拒斥物质享受,拒绝重建家庭,像极了旧社会服丧守孝的贞节烈妇,而宁要残缺(断臂)儿子也不要(奇迹般)健全女儿的情节亦呼应着千百年来中国男权社会的集体无意识。当儿子带着媳妇、孙子来陪母亲过年时,儿子用霸权的语气强行拆散了妻儿,媳妇从始至终就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独立女性;再回想起奶奶、大姑差点夺走儿子,以及一对儿女最终双双致富的情节,徐帆版的母亲真跟高鹗笔下守得“兰桂齐芳”的李纨有一拼了。
 
《唐山大地震》是匆忙的,就像是交待了一部国产长篇家庭伦理剧的梗概,但这也足够了,从契合中国最广大观众观影心理的层面来说,《唐山大地震》几乎是完美的:苦情戏的路数,大团圆的结局,比起《史莱克4》和《奠基》来,《唐山大地震》对中国观众的渗透才是全方位的(前两者在二三线城市几乎不会引起什么波澜)。我不推崇《唐山大地震》,但要我给父母推荐影片,我还是会推荐这部《唐山大地震》——而且会给我妈备上一包纸巾。
 
在以市场为指针的电影创作环境中,观众就是导演的“勃列日涅夫”,中国观众是单纯、善良的,只要能让他们结结实实的伤心痛哭一回,五亿票房绝非痴人说梦(当然也不能缺乏与主流意识形态的默契配合)。
我们的父辈遭受了那么多苦难,让他们(特别是灾难亲历者)在电影里重温然后解脱一把,也算是尽了电影人的孝道。
单以票房而论——“勃列日涅夫同志”哭了,《唐山大地震》笑了。
 
(刊载于《东方早报》2010年7月22日)
    • 电影问答
    请手动复制下载地址:

    ×